评《战狼2》:到了最后 所有人拼的其实是生命力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08-06 17:25

  《战狼》系列的说服力,不单纯建立在故事的说服力之上,也建立在吴京本人的说服力上。

《战狼2》  

  韩松落

  作为一个写作者,电影《战狼2》最让我惊叹的,是它的叙事效率。主人公出场,跟黑人朋友的几场戏,就把他的处境、性格勾出了个轮廓。冲突发生,短短的闪回,就把他的前史交代清楚,同时抛出了“复仇”的引子,也给全片覆盖一层淡淡的感伤色彩。

  之后的段落,也依然保持着这种效率。故事紧凑,疏密有致,动作戏和文戏的节奏掌握得非常好,冷锋和非洲小男孩的交往,给故事增添了诙谐色彩,埋设了伏线。大战来临前,工厂里的那一场篝火狂欢,节奏貌似慢下来了,却制造了紧张气氛(因为观众都知道这是战争来临前的暂时平安),也刻画了人物,更增进了观众对剧中人的感情。当管事的林志雄分开非洲工人和中国工人时,工人们的反应,又把情感反应推向极致,更为冷锋的行动再一次提供了动机,甚至把整个故事的“复仇”“家国”动机,拔高到“正义”“种族”“人类”的层面。

  更难得的是,动作设计也没有脱离故事,而是和故事融为一体,只要把故事推动到了下一个环节,动作戏立刻就收住了。要知道,在很多动作电影里,最拖沓最难忍的部分,倒不是文戏,恰恰是动作戏。《战狼》懂得适可而止。

  这个故事的主创,正是吴京[微博],他同时是编剧、导演和主演,能够让这个故事有这样高的叙事效率,他功不可没。我觉得,这种叙事效率,其实不单纯是技巧,而是因为个人气质。是他个人的气质,奠定了这个故事的节奏、力度,是他个人的强度,让整个故事有了强度。很多时候,一个作品之所以软了颓了散了,不是因为技巧的问题,而是因为主创软了颓了散了,即便是重工业电影,也不能例外。 

  毫无疑问,吴京是个有强度、力度、硬度,有生命力的人,为了让我们看到这一点,他用掉了半生的时间。

  第一次看到他的电影,是在1995年,那时候我还是学生,家乡的老电影院还没拆,我们就是在暑假,在老电影院里看到了他主演的《功夫小子闯情关》,角色给他的设定,近似于早年的李连杰[微博],清秀俊朗,活泼开朗,还带点微微的痞气。此后好些年,他也沿用这种设定,这种设定和他本人的性格,也非常接近,但不巧的是,再好的形象,再好的设定,在华语电影衰落的大势之下,似乎也没有用武之地。此后的将近二十年时间,他一直在电影和电视圈浮浮沉沉,正派反派都演,烂片好片都接。在名利场这样一个把青春的价值捧在天上的地方,人们很自然地认为,他就这样了,会慢慢地颓下去,慢慢地走向下坡,慢慢被人遗忘。却没想到,他始终不退场,始终不让步,终于有了《战狼》和《战狼2》,紧随其后的,还有《战狼3》。 

  所以,《战狼》系列的说服力,不单纯建立在故事的说服力之上,也建立在他本人的说服力上。人们相信,他这样一个人,能够胜任这样一个故事,这样一个故事,也恰可以隐喻他的人生。一个故事的成立,不只因为技巧而成立,还要凭借这样一种信任才能成立。

  相貌、运气,其实都一闪而过,真正可靠的,还是这样一种生命力吧。许多事情,做到最后,都只是一场生命力的比拼,很多命运,走到最后,也只是生命力的呈现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